這才是葉家繼承人的手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溫暖的辦公室里,男人盯着窗戶,看到突然從四面八方出現的人之後僵直了臉,剛才丁依依找上門的時候他就想着要刁難她,就算自己最後為了利益最大化而答應葉念墨放過她,也不代表自己會任由着她過得那麼輕鬆,不過現在看來又是有人幫她了。

他的視線重新投放到桌上的文件上去,文件上的字就好像一句句威脅,他憤怒的把文件抓起來一把丟進垃圾桶。

秘書進來時被這一動靜嚇了一跳,戰戰兢兢道:「安然親自打電話,是否要接?

他按壓下內心的憤怒,點點頭,電話接進,「好久不見,我想和您談談近期綜藝節目裡關於丁依依角色被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