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聞言只是眉頭一皺,「我以為我已經和你說得很清楚了。」

丁依依煩躁的蜷縮着離開溫暖口袋後迅速變冷的手掌,不耐煩道:「我不想看到她,如果你想和我在一起,就不能選擇她。」

「我說過,她是我的責任,畢竟她為了我受到了欺負。」葉念墨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看到片片雪花落到她僵硬的肩膀上,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帶離自己身邊。

他心中一動,想要伸手去抓她,卻抓了個空,他的手依舊揚在半空中,「過來。」

丁依依搖頭不斷後退,心裡卻暗自驚奇,原來自己也能在這麼高的地方走得如履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