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清脆的巴掌聲在空中響起,丁依依捂着臉頰倒退了幾步,徐浩然想上前阻止,卻慢了一拍。

丁大成看着丁依依臉頰立刻腫了起來,心裡是又疼又氣,轉過身看着傲雪沉聲說道,「以前我太寵她,所以潛意識縱容了她這種行為,但是我們丁家絕對不會做欺師滅祖,搶親生姐妹男人這種事情,她現在做出來,是我教得不好!」

「啪!」沉重的巴掌聲再次響起,丁依依哭着撲上去,拼命扯開爸爸未落下的手,哽咽道:「爸,你不要這樣」

徐浩然連忙上前,「丁哥,孩子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你還在生病,不要動怒。」

丁大成轉過身,一手撐着桌子邊緣,一手舉起緩慢無力的輕輕搖擺,「抱歉,這次麻煩你們跑一趟,我有點不舒服,請你們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