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連忙拍着她的背安撫她,「念墨知道嗎?」

葉初晴哽咽這點點頭,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葉博身上,想從他身上套出一點消息,葉博沉着的臉在秋白的注視下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紅,他嘆了口氣,「卓軒先生沒事,你們不用擔心了。」

「她在哪裡?」葉初晴紅腫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秋白雖然不認識葉初晴,但是也被她的傷心感染,開口道:「你就趕快說吧,她都快哭死了。」

葉博沒有辦法拒絕她的請求,或者說下意識的想在她面前保持一個好形象,他嘆了口氣,打開電視,「卓軒先生今天一聲不吭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少爺也是剛才才知道。」

葉初晴怔怔的看着電視裡西裝革履的人,他臉色憔悴,眼窩深深凹陷,眼球還隱約能看到紅血絲,他沉着臉說些什麼,探照燈不斷打在他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