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上風冷得不行,傲雪裹緊大衣急沖沖的走着,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清脆響聲。

走進小區,她低頭在包里翻找着鑰匙,身旁傳來輕喚,「傲雪。」

她詫異抬頭,嚴明耀站在路燈之下沉沉看着他,風把黑色大衣吹得霍霍作響。

「你怎麼來了?不是去荷蘭處理事情了嗎?」傲雪掏出鑰匙準備開門,聞到他身上濃重的酒氣之後皺眉,「喝酒了?」

「恩,陪客戶喝了一點。」嚴明耀隨着她的步伐痞痞的靠在牆上,劉海被風吹亂,隨意着遮住眼眸,看不清楚他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