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怎麼辦!」徐惟仁皺眉,他是安然的經紀人,這件事情如果不儘快擺平對他的形象有影響。

「召開新聞發布會吧。」葉念墨微微嘆了口氣,他不是抓不到那個人,只是他不想讓丁依依活在眾目睽睽下,她的安危比什麼都重要!

新聞發布會上,記者洋洋灑灑的坐滿了小區里自營酒店的會議室,一見到安然,記者就迫不及待的發問。

「安然,丁依依是你第一個承認的女朋友,能說說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嗎?」

「聽說有一個影迷為了你自殺,還有人揚言非你不嫁,這些你都是怎麼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