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熙攘攘的街道兩旁隨意擺放着桌椅,和市中心的繁榮不同的是,這裡更接地氣。

一個正在喝燒酒的大爺看到一個帶着鴨舌帽黑框墨鏡還有大口罩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走到一個女人面前,他伸手拍了拍女人的肩膀,見女人沒有反應後乾脆輕鬆的扛起女人就朝外走。

大晚上戴墨鏡還有口罩該不會是壞人吧,大爺腦子裡浮現出最近看到的販賣人口器官的新聞,喝得迷迷糊糊的大腦立刻清醒過來。

「不能,這女娃娃太可憐了。」大爺嘟噥了一聲急忙站起來追着男人的背影而去。

安然把口罩和墨鏡摘下,艱難的扛着丁依依朝車子旁邊走,剛騰出手打開車門,身後傳來一聲爆喝,「站住!把那女娃娃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