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惟仁何其聰明,腦子裡立刻想到在兆南市紅地毯上那個男人冷厲的眼神,這才放心下來,那個男人很強大,強大到讓人不由自主俯首稱臣。

四川菜館,丁依依趕到的時候正好是和宋夢潔約好的時間,服務員禮貌的讓她把狗寄放在門外,她只好交代成寶不要亂跑。

一進到餐廳里,丁依依一眼就認出了坐在窗前的宋夢潔,她疾步朝宋夢潔走去。

「夢潔,我好想你,你出國了一趟皮膚變好了很多!」丁依依像以前一樣湊近她打趣。

「是嗎?」宋夢潔身體往後仰躲開她的親密接觸,神情有些不自然,丁依依正好低頭看菜單,錯過了她一系列不正常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