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知道,一切有我。」葉念墨吻了吻她的發旋,輕輕拍着她的背部,柔聲安慰。

昏暗的天色,車子破風疾馳,葉念墨微微側頭,看着心不在焉的丁依依。

車子在過道上停下,他解開安全帶,雙手扶着她的臉頰不讓她逃避「徐叔叔說了什麼嗎?」

丁依依像觸碰到彈簧一樣連聲否認,葉念墨眸色更深,丁依依朝前湊,輕輕靠在他的肩膀,柔聲道:「我們去帶成寶回家吧。」

葉念墨知道她心中有事,卻恨自己無能為力,他重新綁上安全帶,車子朝另一個方向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