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寶舔夠了,依依不捨的起身,蹲坐在一旁吐着舌頭看他。葉初雲蹲下身子幫它順毛,一邊道:「記住要保護你的主人,不要讓壞人欺負他,連葉念墨也不可以知道嗎?」

成寶偏頭看他,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他不管,繼續說道:「你的主人其實很兇的,但是她也會有難過的時候,她難過時不喜歡和別人說,只喜歡呆在一個角落自己舔傷口,所以麻煩你陪在她身邊,不要離開她。」

一人一狗坐在路邊,人絮絮叨叨的一反常態說了很多,狗狗時不時對着想要從小巷裡路過的其他狗吠叫兩聲,看着對方夾着尾巴嗷嚎逃竄,才罷休的重新坐好。

葉初雲看時間快到了,拍拍成寶的頭,站起來,轉身,褲腳被含住,他低頭,對上輕輕含着他的褲腳看他的成寶。

一瞬間,濃烈的不舍籠罩着他,他狠心朝前走了幾步,轉身朝一直看着自己的狗揮揮手,大步流星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