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葉初雲點頭,轉身走進病房裡,他靠在病房的門板上,細細的聽着,沒有腳步聲,丁依依還沒有走,他知道或許她現在在流淚,或許她現在難過得無以復加,但是自己卻不能出去。

「謝謝你。」門外腳步微動,他聽到了她的低語,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卻不可抑制的流淚,在聽到那一聲謝謝以後。

病房裡,海晴晴和莫小軍沉默的看着,他們知道為什麼,就在一個小時前,醫生來找他們,說海晴晴不僅有冠心病,還存在着先天性心臟病病症,很危險,而葉初雲的檢測報告中顯示他也遺傳了先天性心臟病。

「孩子,我不贊同你們兩人在一起,但是看到現在你的狀態,我在想我的決定是不是錯誤的。」海晴晴憂愁道。

「我並不是因為你們的阻止,也不是因為我的病,更不是因為我不愛她,只是我知道她愛的確實不是我,我希望她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愛情,如此而已。」葉初晴已經恢復淡然,指甲深陷手心,丁依依,你一定要過得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