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學生時代的偶像近在咫尺,丁依依很激動,「安然,我是你的粉絲!」

「是嗎?那要簽名嗎?」安然淡淡的笑着,笑意卻沒有到達眼底,這種笑是請專業禮儀老師教授的結果,說是最能吸引女性的笑容,可是只有他知道,每次自己這樣笑的時候,心卻毫無溫度。

「可以嗎?可是我沒有紙筆!」丁依依沮喪說道,安然覺得她也是那些不用大腦一味追星的粉絲,對她的好奇全部都散去,不想再繼續說下去,擺出完美的笑容道:「很可惜我也沒有呢,那下次見面我在給你好嗎?」

丁依依頻頻點頭,自己的偶像果然是十分溫柔的人!安然走掉,房間內突然傳來不大不小的聲響,丁依依忙湊到門上仔細聽着。

房間內,葉念墨虛虛壓在莫雙玲身上,把玩着莫雙玲濕漉漉的頭髮,漫不精心道,「最後一直都不在東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