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下意識想要拒絕,他的腦海里全是丁依依,他容不下別人了,手臂被人扯住,他轉頭正好對上徐叔叔的眼睛,他的左邊眼皮上還有淺淺的疤痕,那是為了救他受傷的。

「念墨,徐叔叔知道很為難你,可是,可是我真的不能失去她。」徐浩然恨自己錯過了傲雪的年華,恨自己給念墨施加壓力。

「徐叔叔,你別這樣,我答應你。」葉念墨干啞着聲音道,別人他可以自私,但只有徐叔叔,那是他發誓一輩子都好敬愛的人,他做不到那麼冷血。

「噗通!」房間內傳來聲響,兩人相視一眼,急忙往裡沖,開門前徐浩然猶豫了下,還是說:「這件事別告訴你媽媽,誰都不要說,對她病情沒幫助。」

葉念墨點頭,推開門,傲雪一看到她急忙拔掉自己手背上的針口,蹣跚着就要下床,手腕上的傷因為動作太大而崩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