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伯母還有念墨知道了嗎?」海卓軒沒有理他,低頭問葉初晴。

葉初晴搖搖頭,這是她從小到大做過的最瘋狂的決定,海卓軒掏出手機開始找號碼,邊找邊說:「你等等,我給念墨打個電話。」

李逸軒一把搶過他的手機摔在地上,拳頭已經忍無可忍的揮過去,還卓軒輕鬆截住,揚眉道:「你是以什麼立場為她出頭的呢?」

「我是她最好的朋友!」李逸軒嚷道,海卓軒意味深長道:「真的是這樣嗎?」

「卓軒哥哥,我已經通過Z大的入學考試了,我選的中文專業。」葉初晴臉上的笑已經快維持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