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的媽媽了。」丁依依指着月亮轉頭笑得有些哀傷:「你看,我的媽媽住在那麼遠,要見一面好難啊。」

葉念墨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別笑了,笑得比哭還難看。」丁依依揚起的嘴角撇了下來。

葉念墨站起來,把手伸到丁依依面前,揚起眉毛說:「今天穿得那麼漂亮,難道不打算給伯母來一支舞蹈嗎?」

丁依依楞了楞嗎,抓着葉念墨的手站了起來,葉念墨的手很自然的滑過丁依依的腰部,丁依依笑着躲避:「好癢,我好想笑。」

葉念墨加重了力道,有些咬牙切齒說道:「剛才我可是看到了,葉初雲也是這樣摟着你的,你可沒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