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什麼急呢?美色當前,我覺得我們可以享受享受再說嘛!」男人的手又放到了一個外國女人豐滿的臀部上,慢吞吞的用半吊子中文說道。

葉念墨霍的一聲站起來,鐵青着臉說道:「抱歉,我出去透透氣,您先玩着。」

看着葉念墨的背影消失在門後,於藍立刻放開了放在女人臀部上的手,苦笑了聲,葉子墨,你這人情欠大了,要是回家雲朵聞到自己身上女人的香水味,自己就得做好一個月不准進房間了的覺悟了!

葉念墨走到吸煙區,發現自己沒有帶火機,打電話讓服務台送一個上來。「您好,您的火機。」莫雙玲看到葉念墨後眼神一亮,沒有想到會在這裡和愛慕的人相遇。

「謝謝。」葉念墨根本就沒有認出莫雙玲,莫雙玲想要抹黑丁依依,湊近葉念墨說道:「我的同事丁依依是不是您的朋友,我覺得您還是不要交這種朋友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