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的頭忍不住扣在鍵盤上,立刻又抬了起來,眼皮上下抖動着,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她實在是太困了。

「好痛!」丁依依嗚咽出聲,可憐兮兮的捂着額頭,拿下手指一看,頭磕出了一道血痕。

葉念墨走近皺眉看着丁依依的傷口,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創可貼。「你怎麼會有創可貼?」丁依依好奇的問道。

葉念墨靠近丁依依,俯身把創可貼撕開貼在丁依依額頭上,淡淡的說道:「傲雪很怕疼,最近因為布置運動會外場經常受傷,給她備用的。」

拍拍丁依依的額頭,葉念墨滿意的看着丁依依齜牙咧嘴的看着自己,拿過丁依依手臂下的名單,掃了一眼丁依依電腦上的名字,念到:「下一個,王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