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頷首,示意傲雪說,傲雪把媽媽教自己的話說了出來:「能不能答應我和依依保持距離?」葉念墨放下酒杯,定定的看着傲雪,他認識的傲雪從來都是溫柔的,不會提出這種問題。

傲雪見念墨不僅沒有答應自己,反而不解的看着自己,心裡咯噔一下,還是強撐着站起來冷冷說道:「既然你不願意,那我沒什麼好說的了。」

走出餐廳,傲雪遲疑的撥通電話:「媽,這樣做真的可以嗎?」

斯斯柔聲說道:「傻女兒,只有逼着葉念墨在你和丁依依之間做抉擇,這樣他才會狠下心來和那個女人斷乾淨啊,耐心等待吧。」

斯斯掛下電話,一旁的海卓軒開腔,「你明明知道以念墨不被威脅的性格只會讓兩個人的矛盾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