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走了,眾人在一個凹着陷進去的土坑站着,張唐跑到樹下,丁依依好心開口:「大樹下站着真的很容易被雷劈的。」

「哪有那麼多雷,再說那麼多樹,怎麼會單獨劈我一個。」話音剛落,一個悶聲的雷從天空划過,張唐嚇得屁滾尿流的跑出來。

「蠢。」海卓軒低聲說道,葉念墨剛才的話確實激怒了他,讓他放手?不,他只會更加變本加厲的折磨他們。

宋夢潔奇怪的看着海卓軒,卓軒從來沒有露出過那種譏誚的表情,甚至沒說過重話,一直都是溫溫柔柔的樣子,剛才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聽到,她根本沒法想象一直溫柔的卓軒會有那樣邪惡的神情。

電話鈴聲響起來讓眾人驚訝,葉初晴詫異的接起電話:「逸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