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不是見過?在帝豪酒店。」葉念墨突然想起自己在生日會上喝醉的那一天,好像聽到有人也這麼喊自己,聽丁依依喊多了,覺得她的聲音和那天自己聽到的聲音特別像。

丁依依氣結,葉念墨總是一副受害的樣子出現在自己的身邊,還無辜的質問自己。不想再理葉念墨,丁依依收拾書包準備離開,書包打落了放在桌上的門票。

葉念墨眼尖,撿起門票說道:「奇怪,你怎麼弄到我媽的門票?」

「你媽媽?你媽媽叫夏一涵?」丁依依十分驚訝的看着葉念墨。

葉念墨點頭,揚了揚手裡的票,葉念墨很好奇丁依依的票到底是哪裡來的,不從票稀少的數量來看,就是價格很顯然也不是丁依依能夠買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