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從地下車庫開車出酒店,就看到丁依依眯着眼睛,伸長脖子辨認着不遠處駛來公交車的路數。

「真是被人拐了也看不清楚歹徒的臉啊。」葉念墨好笑的搖搖頭。

車窗被敲了敲,葉念墨搖下車窗,詫異的說道:「傲雪?你怎麼在這裡?」

傲雪不動聲色的看了看遠處的丁依依,轉回頭笑着對葉念墨說道:「沒什麼,正好也在這裡吃飯,阿姨和叔叔呢?」

「我媽明天有一場珠寶鑑賞會,剛才吃完飯兩人就去現場了。」葉念墨眼光投向不遠處的公交車,丁依依跳上車和司機咕噥了幾句又接着跳下車,看樣子是坐錯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