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宋夢潔把丁依依逼到牆角,拿着枕頭嚴刑逼供:「說,你和葉念墨到底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為什麼我不知道,究竟還是不是好朋友!」

丁依依無奈的把單詞書翻了一頁,避開宋夢潔的騷擾,又說了一遍:「大小姐,我說過了我忘記我有恐高症,對方只是好心好意的借肩膀給我而已。」

宋夢潔知道丁依依有嚴重的恐高症,接受了這個說法,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不知道傲雪當時的表情,就想要把你吃了一樣!」

丁依依想起溫柔的傲雪,覺得宋夢潔說得太誇張了,不贊同的說:「傲雪不是那麼不明事理的人,你不要這麼說她。」

宋夢潔把遞給自己哮喘噴霧的溫柔的傲雪和站在自己身邊臉色扭曲的傲雪重疊在一起,心裡突然覺得那個面色扭曲的人才是傲雪真正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