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這個男人就因為要證明自己不是故意的,就用這種方式!那可是自己的初吻!

「念墨!你怎麼在這裡!」海卓軒出門找了一圈,才在這裡找到葉念墨。

朝丁依依有禮貌的笑了笑,海卓軒拍拍葉念墨的肩膀說道:「走吧,包廂里就等着你切蛋糕呢。」

葉念墨點點頭,喝了酒的腦袋就好像一團漿糊,看了一眼咬唇站在一邊的丁依依,葉念墨想說什麼,喉頭翻了翻,還是什麼都沒說就走了。

丁依依睜大了雙眼看着葉念墨離開,心裡對這些富二代更是討厭起來。以為有一兩個臭錢就能夠隨便擺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