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軍的話讓現場的人又是一陣又一陣的鬨笑。

「徐叔叔!」葉念墨突然朝門外喊了一聲率先跑出門,徐浩然從車上抱着大包小包下來,看到葉念墨,扔下手裡的東西和葉子墨嬉鬧起來。

「一涵,新年快樂!」徐浩然皮膚曬成了古銅色,對着夏一涵笑的時候露出了小白牙。

「徐叔叔就只想着媽媽,都沒有看到我!」葉念墨不開心了,嘟噥着說道。

徐浩然連忙從手裡拿出一把瑞士軍刀,在葉念墨的面前晃了晃,帶着笑意說道:「我在草原危機存亡的時候用這把刀手刃過一隻狼,現在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