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酒店走,傲雪似乎很不樂意,走在最後頭,徐浩然好脾氣的在後面接跟着,酒酒低聲在夏一涵耳邊說道:「說實話,如果不是我看到他那麼真心的對待你,我可能會懷疑那個小女孩是他的私生女,長得也太像了!」

夏一涵下意識扭過頭去看傲雪和徐浩然,確實在眉眼間有着熟悉的感覺,暗想着自己怎麼會被酒酒這個古靈精怪的人牽着走,夏一涵笑笑。

吃飯的地點就在不遠處,必經之路拉開了一條警戒線,有一些人在評頭論足不知道說些什麼。

酒酒和徐浩然早就把兩個孩子帶到身後,從黃色警戒線里鑽出來一個男人,是貝克。夏一涵喊了聲,朝貝克招招手。

看到夏一涵,貝克朝旁邊的人說了幾句,朝着夏一涵走來,在離幾人幾步遠的時候自動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