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言簡意賅的和林菱說了一遍,「我要替她掃清一切障礙,志軒是我從小長大的朋友,而你是我最得意的助手,答應我,永遠不要恨夏一涵,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真的失明,夏一涵就交給你照顧了。」

葉子墨看着林菱,執着的要林菱給自己一個答覆,良久過後,林菱艱難的發出一個單音詞「恩。」

沙發上的夏一涵幽幽轉醒,茫然的看着葉子墨和林菱。

葉子墨俯下身子夾住夏一涵的鼻子朝兩邊晃了晃,寵溺的說道:「小懶豬,管家已經把晚上中秋節的東西準備得差不多了,正在滿世界找你呢。」

夏一涵懶懶的伸了個攔腰,手被葉子墨抓住十指相扣的朝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