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看見葉念墨小小的身軀險險的從花圃裡面爬過去,落地的時候還朝自己笑了笑,最後消失在了落地窗里。

落地窗內,海卓軒坐在床上抱着膝蓋呆呆的看着葉念墨,詫異的問道:「你怎麼進來的?」

葉念墨不客氣的用受傷的手搭在海卓軒的肩膀上,揚着頭說道:「我的手受傷了,沒辦法抄筆記,所以還需要你的幫助。」

海卓軒低着頭看着海志軒的照片,低聲說道:「不,現在你不需要我的幫助,我誰都幫不了。」

葉念墨挑眉,沒受傷的手霍的一下子拿走海卓軒手裡的照片,海卓軒大怒,一把推開葉念墨,伸手就要去拿照片,「還給我,別逼我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