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浩然和葉子墨見面後直接去找了斯斯,大力的打開病房門,斯斯詫異的看着徐浩然:「徐浩然,你幹什麼,我都被你嚇到了!」

徐浩然沉着臉走到斯斯面前,俯身站着斯斯,陰着臉說道:「這幾天,你不說我不逼你,因為我知道你畢竟是一個女人,可是你一直在害夏一涵,你究竟有沒有心!」

斯斯奇怪的問道:「夏一涵?她怎麼了?」斯斯邊問心裡邊在思索,以羅米雪的性格性該沒有勇氣害夏一涵才對,對於羅米雪,她也只是放進去讓夏一涵的日子不那麼好過而已。

「一涵現在正在重症監護室!」徐浩然提到每一個字心都在抽痛,夏一涵在受傷受苦的時候,自己居然一直呆在這裡。

「手術室?哈哈哈哈,你以為她會死嗎?不,她死不了的。」斯斯呢喃了一會突然大笑起來,笑得連一旁架子上的點滴袋都在劇烈的搖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