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夏一涵想要甩開手,葉子墨狠狠抓住夏一涵,俯身將夏一涵的肩膀掰向自己。

「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要對我說,只要你說了,我都會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葉子墨的聲音有些嘶啞,眼神暗諱不明的看着夏一涵。

夏一涵心裡還在為葉子墨剛才錯怪自己而難過傷心,根本沒有思考葉子墨到底說了什麼,將頭撇過一邊快速的說道:「我沒有什麼想說的。」

「是這樣嗎?」葉子墨鬆開夏一涵的肩膀低聲呢喃着,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葉子墨深深的看了夏一涵一眼,再也不說話。

夏一涵看着葉子墨真的放開自己,氣得轉身跑掉,心臟在胸腔里不斷的顫動,夏一涵機械的跑着,身後靜悄悄,秋天帶來的寒意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