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盥洗室里,葉子墨看着眼前的自己,狠狠的一拳砸向鏡面,鏡面應聲而破,玻璃碎渣扎進手背里,劃出血痕。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夏一涵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葉子墨甩了甩手,夏一涵的聲音讓他無所適從,不知道怎樣面對這樣的夏一涵。

門被打開,夏一涵着急的撲了進來,一眼就看到葉子墨手上的傷口,抓着就往外拖:「怎麼這麼不小心!」

葉子墨任由夏一涵拉着自己的手到客廳,客廳里還有一雙鞋,夏一涵沒有穿鞋聽到聲音就急忙跑去找自己。

「可能有些疼你要忍住哦。」夏一涵把消毒藥水塗在葉子墨手上,朝傷口又吹了吹。傷口的火辣瞬間被絲絲涼意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