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還給我,我看看,這不是我一夜晴的對象嘛!怎麼着,想管我?」斯斯有些醉眼惺忪的看着徐浩然。

徐浩然的助理已經找好了位置,朝徐浩然招手。徐浩然把酒杯放回桌子上冷冷的說道:「既然你要糟蹋自己隨便你。」

斯斯手支撐着下巴朝徐浩然無所謂的笑了笑。徐浩讓坐回座位,看着電視,電視裡正好播放着一組珠寶首飾的廣告,廣告的最後,夏一涵畫着淡淡的妝容回答着主持人的問題。

讓人看上就一眼十分驚艷的容貌侃侃而談,徐浩然溫柔的看着電視上的夏一涵,自從被催眠以後他可以疏遠夏一涵,就是不想夏一涵痛苦,但是不管離得多遠,他對夏一涵濃烈的愛意始終沒有變。

「呵呵!」一隻高跟鞋突然砸向嵌在牆壁上的電視發出砰的一聲,徐浩然轉頭,斯斯搖晃着腦袋對着電視屏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