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會議室,羅歸耀拽着夏一涵,語重心長的說道:「回去不會吵架吧,我聽說有一些傳聞。」

夏一涵低下頭避開羅歸耀的眼神,低聲說道:「我不想靠着他,很多人都以為我的名氣是因為有了他的扶持,其實不是的!」

羅歸耀眼神閃了閃,見效果差不多就不再追問下去,下午開完會,貝克拍了拍夏一涵的背,衷心的感謝道:「抱歉讓你們遭遇這一些,還有謝謝你們,葉子墨在底下車庫。」

想到能夠見到葉子墨,夏一涵就有滿滿的話說,開心的往車庫走,貝克突然停住腳步,把夏一涵往旁邊拐角處拉,示意夏一涵看向角落。

「八十萬你這幾天就花完了?不是說讓你別去賭,這些錢是你一輩子也掙不到的!」羅歸耀故意壓低了聲音,面前有一個帶着鴨舌帽的男人痞氣的笑着:「我知道這錢對你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你也別想像對付其他人一樣對付我,我已經留了證據,如果我三天不和別人聯繫,那麼他們就會把證據放到警C局裡,你想想是錢重要還是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