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唇被狠狠的堵住,葉子墨迫切的需要找到一個和夏一涵溝通的橋段來讓自己七上八下的心找到一二突破口。

第二天,貝克準時坐在了葉家的沙發上,葉子墨嚴肅的說道:「我要你親自去保護她。」

貝克想了想,雖然自己在警局裡很忙,但是葉子墨提出來的理由並過分,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我要掌握她所有的動向。」葉子墨繼續說道。

「沒問題。」貝克答應得爽快,這不就是浪費個電話費的問題。葉子墨還是不放心,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