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嘆了一口氣伸手拉下夏一涵,用額頭貼上夏一涵的額頭,果然發現夏一涵的溫度熱得驚人。

剛才在走廊里,夏一涵不是看到露露才臉紅,而是發燒燒的。「我去給你找藥。」葉子墨翻身下床。

「卓軒不見了!」夏一涵拉住葉子墨的手急匆匆的說道。葉子墨轉身看着夏一涵意味深長的說道:「最危險的地方永遠是最安全的。」

夏一涵被葉子墨勒令在床上休息,半夜夢到海志軒和林菱,夏一涵猛然驚醒,海面很平靜,甚至有些熱,夏一涵有些不舒服的踢掉被子。

煩躁的起身,夏一涵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門沿着熟悉的過道一直走到通往船底的樓梯口,樓梯口一個男人睡得香甜,夏一涵輕手輕腳的走到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