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奇怪的問:「不然呢?」

「嚴刑逼供,打得讓他把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說出來。」銳利嚴肅的看着夏一涵說道。夏一涵伸手在對方額頭上打了一個爆栗。

銳利愣了愣,身體僵硬起來,夏一涵沒好氣的說道:「大學生就應該好好學習榮辱觀,想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銳利身體鬆懈了下來,切了一聲轉過頭。

「哇,沒想到你是土豪啊!」銳利羨慕的看着夏一涵拿出金卡在酒店刷卡,夏一涵沒好氣的看着銳利:「努力學習,以後有好工作就有金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