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里一個女人突然踉蹌的撞了男人一下,男人躲開,西裝口袋洋洋灑灑丟出來許多撲克牌,「你居然作弊!」夏一涵驚呼。

保安很快帶着人來,冷冷的看着男人,在這裡守的就是規則,誰作弊如果被發現就要被砍斷手腳。

「我知道錯了,就這一次,你們不要這樣子,我有錢,我給你們很多的錢!」男人驚恐的說道。

保安一拳打到了男人的肚子上,拖着男人朝室外走去,不一會就傳來男人哀嚎聲。葉子墨捂住夏一涵的耳朵皺眉說道:「不要聽。」

夏一涵的眼神瞄到了旁邊,安蒂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