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蒂悻悻的下車,車子一路開走直到停在一間其貌不揚的老舊別墅區,葉子墨扶着夏一涵,直直朝民居走。

民居內部是很普通的裝飾,一個英國人早就等在了一旁,見到葉子墨微微鞠躬,朝前走着帶路。

「我們是要去哪裡?」夏一涵左右看着破敗的民居不知道葉子墨想要做什麼。

「看戲。」葉子墨的聲音低低的,特地伏在夏一涵的耳邊,安蒂走在身後看着兩人的互動一陣羨慕。

「葉先生,很榮幸您的到來。」門口一個侍者笑着說道,山羊鬍子邊說話邊抖動着,看到安蒂後不禁讚嘆:「葉先生的目光果然獨到,連女傭也十分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