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並不完全有我們做主,就算我們答應了還有一個老頑固,他才是奶粉界的巨頭。」男人沉思着說道。

「如果你們說的是詹姆士的話,那麼你們可以開始籌備了。」葉子墨走進來,把一份轉讓書放在了桌子上。

一時間洛杉磯所有的奶粉店店員手冊都在翻新,在手冊的封面一個女人十分引人注目。

「這個人到底是誰,上頭這麼大費周章的要找他。」

「我姐是經理,她說整個洛杉磯的奶粉店都在找這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