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聞到濕冷的空氣,夏一涵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一件帶着淡淡煙草味道的西裝蓋到了夏一涵的身上。

葉子墨不說話,手臂被人輕輕扯了扯,夏一涵低聲問道:「怎麼沒有看到車?」

「你說呢?」葉子墨沒好氣的說道,一下飛機就讓各路人打探,知道夏一涵進了警C局馬不停蹄的就坐着計程車過來。

「所以你是坐了計程車?」夏一涵不可思議的看着葉子墨,隨後苦笑道:「可能我們還需要再坐一次。」

葉子墨挑眉,走到一輛轎車旁,對着轎車裡的人說了幾句話,拿出一張金卡,「還不過來。」葉子墨對夏一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