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的錄像?早八百輩子不知道丟去哪裡了?怎麼可能找出來。」保安嘟噥道,儘管夏一涵身邊站着一個黑面神的葉子墨,他也不願意再從一堆又一堆的錄像監控器里再找出半年前的東西。

葉子墨還沒有說話,夏一涵就扯住葉子墨的袖子晃了晃,笑着對保安說道:「既然你這裡沒有我們就走了。」

葉子墨拿出手機,還沒有動作已經被夏一涵拉走。到了保安室外夏一涵神神秘秘的說道:「我有一個方法。」

「哦?」葉子墨配合的微微湊過去,夏一涵貼着葉子墨的耳朵輕輕說道:「我們晚上才來這裡偷偷的找。」

葉子墨挑眉,看到夏一涵自信滿滿的樣子,仿佛看到了那個做自己女傭還心高氣傲的時候,不可置否的把手機放回兜里,既然她想玩,就陪她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