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外的腳步猛然停下,葉子墨冷冷的聽着,張豐毅上前一步想要推開門,葉子墨淡淡說道:「不用了。」

原本急促的腳步緩慢了下來,葉子墨轉身離開,張豐毅看着葉子墨若無其事的樣子忍不住開口:「需不需要我去和夫人解釋解釋。」

「做好你分內的事情。」葉子墨沒有回頭,低聲說道。

華府里,艾倫故作擔心的看着夏一涵蒼白的臉,實際上對薛文君已經恨得咬牙切齒,這個男人一直都在搞破壞,難道夏一涵和這個薛文君才是一對,之前自己一直都弄錯了方向。

「一涵,你的臉色很白,沒事吧。」艾倫坐到夏一涵身邊。夏一涵蒼白着臉勉強的笑了笑,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