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文君轉頭對着空曠的山谷喊:「夏一涵,我喜歡你你你!」聲音不斷迴蕩,薛文君轉頭看着夏一涵。

「你為什麼對女生那麼抗拒?」薛文君的告白夏一涵不能回應,只能轉移話題。

薛文君聳聳肩:「放學回來看到自己的父親和別的女人做着很噁心的事情,以後對接觸女性就有了抗拒。」

夏一涵伸出手指輕輕點了點薛文君的手臂問道:「所以我真的是中彩票了?成了唯一能夠觸碰你的人?」

薛文君揚眉看着夏一涵,夏一涵又伸出手戳了戳,薛文君猛地抓住夏一涵的手指,放柔了聲音說道:「如果他總是讓你受傷,為什麼你不選擇一條不會有荊棘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