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渾身一震,隨後面色一冷,帶着駭人的神情說道:「我知道,不然今天他估計就得去另一個地方報道了。」

葉子墨揉捏着夏一涵小巧的耳垂和耳垂上精緻的祖母綠寶石,夏一涵好奇的問道:「你似乎很喜歡這對耳墜。」

「呵呵,因為這是確保我能找到你的利器啊。」葉子墨將耳墜從夏一涵的耳朵上取下來,修長的雙手一揉捏,一枚小巧的監控器就出現在了夏一涵的面前。

「原來我做什麼你都知道!」夏一涵不知道這時候自己應該是生氣還是應該哭笑不得。葉子墨再次緊緊擁抱夏一涵,像是在自言自語:「就算你怪我也好,我不可能讓你離開我的視線。」

身下的夏一涵突然哀嚎一聲,捂着肚子輕微的呻吟着,葉子墨臉色一變,起身就準備去叫人,夏一涵拽住葉子墨的手,臉色有些潮紅的說道:「沒關係,是寶寶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