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擺擺手讓保鏢放開男孩,摟住夏一涵的肩膀舒適的坐了下來,一手擒過丘比特,男孩驚訝的看着丘比特放鬆了身子動也不敢動的隨葉子墨抓着,喃喃道:「怎麼可能,丘比特會讓人類靠它那麼近,真是太神奇了。」

葉子墨漫不經心的摸着丘比特,眼神掃過男孩,淡淡的說道:「無論是誰讓你來的,回去告訴它我隨時恭候。」

男孩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了看丘比特一眼,切了一聲翻身從窗戶一躍而走,幾個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他為什麼不做電梯走?」夏一涵看着窗戶被踩出一個鞋印疑惑的說道。

葉子墨面無表情的說道:「留到下次一起揍!」隔天,夏一涵睡得模模糊糊,感覺身邊有濕漉漉的東西在舔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