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捂着嘴短促的叫了一聲,葉子墨早已經輕鬆避開,然後一個輕鬆落拳攻擊着男人的腹部,男人哀嚎了幾聲再也站不起來。

葉子墨和其他兩個人你來我往的打着,夏一涵在一旁看得心驚,身後有聲音傳來:「不好意思,讓個路讓個路!」

一輛自行車呼嘯而過,夏一涵短促的驚叫一聲:「抱歉!」,夏一涵的身影引起了葉子墨的注意。

葉子墨停下拳頭,對方卻不能收手,拳頭毫不留情的打向葉子墨的臉頰,葉子墨被打得偏過頭,抹開唇角的鮮血,對打了自己的人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轉頭和窗外的夏一涵遙遙相看。

夏一涵驚心的看着葉子墨唇角的淤青,轉頭跑開,葉子墨眸色黯淡的看着夏一涵離開。不發一言看着現場的拳擊手,臉色更冷,出拳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