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要逃開了嗎?我的縱容可是有限度的。」葉子墨壓着聲音,帶着不可察覺的寵溺。

夏一涵掰開葉子墨的手扭開門,葉子墨大怒,急躁的說道:「你敢出這個門別怪我再抓你回來。」

無奈轉頭,夏一涵看着面前怒氣騰騰的男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剛才走太急,才發現把包落在車上了,我去拿包。」

葉子墨看着夏一涵的笑臉怔了怔,然後把人抓過來牢牢鎖在懷裡,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嘟噥道:「一個包而已,喜歡什麼明天我給你買。」

一夜無夢,葉子墨帶着一本書,夏一涵帶着自己的肚子在一旁做飯後運動,「還有五分鐘。」夏一涵見葉子墨沒有看向自己,偷偷的摸到椅子坐下,葉子墨的眼神如影隨形的落到夏一涵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