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醒鼻子就聞到里的消毒水的味道,夏一涵睜開眼睛,房間還是自己的房間,但是此時已經多了很多醫院的設備。

葉子墨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夏一涵,夏一涵思緒轉了轉,才想起自己驚濤駭俗的行為,看着一言不發的葉子墨,夏一涵微微咳嗽,看到葉子墨的眼光朝自己看來輕輕說了聲:「水。」

保姆把水倒來,葉子墨接手,親自把夏一涵扶起來,杯子靠近夏一涵輕輕的推送着。

夏一涵喝了幾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想了半天蹦出一句:「這水挺燙的。」

葉子墨不動聲色的看着保姆,保姆急忙去弄溫水,葉子墨挑眉:「你只想說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