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墨開始走向優樂,眼睛看着優樂手裡的木質小瓶,聞言淡淡的說:「在錢和她之間,我會選擇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在鋪路。」

身後的童真真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哈哈哈,葉子墨你看看我手裡拿着是什麼東西。」

葉子墨轉身,眼眸逐漸深邃,夏一涵的手機和護照被童真真抓在手上:「你看。你最心愛女人可是在一個地方受苦哦。」

葉子墨臉色鐵青,大手鉗住童真真的下頜,語氣里是從未見過的陰冷:「相信我,如果她傷了一根汗毛,那你會死得很慘很慘。」

童真真的下頜被擠壓得變形,還是固執的發出悶悶的笑聲:「哈哈哈,等你找到她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