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有問題,放我出去!」夏一涵怒視醫生。

醫生看着面前嬌俏的人影,嘆了口氣說道:「你還是乖乖的呆在這裡,說不定哪一天就能出去了,好了,吃飯吧。」

夏一涵安靜下來,乖乖的讓護士餵了飯,等到要重新系上布條的時候夏一涵連忙喊道:「我並沒有瘋你是知道的,而且這樣弄得我很痛,我可以不要那個布條嗎?反正我不會自殘叫了也沒有人會理我的。」

醫生想了想,確實這個布條是用來防止患者咬傷自己,那個女人也沒說一定要用對待精神病人的手段對待夏一涵。

夏一涵黑白分明的大眼濕漉漉的看着醫生,醫生臉色一紅,掩蓋般的咳了聲,對護士招手:「不用放上布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