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看着徐浩然俊俏的臉上透漏出狡黠的笑意,無奈的說道:「那你一定要收房租才行。」

徐浩然臉色有些蒼白,他和夏一涵就差一步就走進了婚姻殿堂,現在夏一涵和他這麼生分,讓他不知所措,不想讓夏一涵看出自己的情緒,徐浩然掩蓋掉自己所有的難過。

下午,徐浩然開着車載着夏一涵回到小區門口,「寶貝,我們到了!」夏一涵看着念墨和徐浩然在房間裡興奮的逛來逛去,心裡算是落下了一塊大石頭,對徐浩然的感激和愧疚更深了一層。

堅持付給徐浩然房租,夏一涵圍着圍裙忙活了一下午,給葉念墨做了蛋寶飯,葉念墨含着飯問道:「媽咪,爹地是不是不和我們一起住。」

夏一涵摸摸葉念墨的腦袋,笑着說道:「念墨想爹地了?」葉念墨點點頭,又搖搖頭,打開電視,將畫面轉到一個頁面上說道:「只要念墨想爹地了,看這裡就行了,爹地總是在這裡出現。」